老干部

一言难尽,身不由己。

四季·夏

四季·夏

 

如果你问莫寒在夏天对她来说不可缺少的三样东西是什么,她一定毫不犹豫的告诉你:西瓜、冰块、小电扇。

尤其是当下莫寒正坐在闷热又昏暗的报告厅里,听着台上一位从未谋面的老师在台上瞎扯的时候,她格外想念寝室里那个可以调档的兔子样式的电动风扇。当年高考完,一心想要走出去看看外面不一样的世界的莫寒同学毅然决然的将志愿投向了北方,然后就到了这么一所“没空调没风扇,夏天静坐也出汗”的大学。莫寒每次想到这里都怀疑自己那时候是不是把脑子丢到南极避暑去了。

可这场毫无用处的讲座才刚刚开始。

我们机智的莫寒同学为了能在结束的第一时间逃离这个“匣子”,坐在了最后一排。然天不遂人愿。在看到学生会礼仪带着几个像是刚从球场上挥洒完“青春”的汗水的男生走过来时,莫寒觉得自己的太阳穴疼的直突突。当然,手上扇风的速度也更快了。

就在莫寒闭上眼自我催眠时,一个声音将她从另个世界拽回了现实。

“请问,这里有人坐么?”声音不似小家碧玉般的怯懦,也不似刻意压低,莫寒形容不上来但异常的温柔。

莫寒一睁眼,就看见一个笑的十分温和,扎着马尾的女生拿着本子看向自己。学生会统一定制的制服妥帖的穿在她身上,左耳朵上戴着耳机。别在衣服左侧的胸牌上刻着:学生会会长戴萌。

 

虽然知道夏天不适合吃火锅,但寝室四人还是来了。店老板十分周到的给他们找了个既能感受到空调带来的凉意又不伤身的地方。

莫寒一边吃着自己面前堆成小山的菜肉一边用眼神瞄着锅里。在吃到一半的时候,莫寒突然问坐在自己对面的冯薪朵,“朵朵,你认识戴萌吗?”

“戴萌?哎,这个名字有点熟悉啊!”冯薪朵将眼神从锅里顺延到了天花板上,眨着一双卡姿兰大眼睛开始在脑袋里疯狂搜索。

孔肖吟趁着冯薪朵愣神的功夫,和黄婷婷确认过眼神后一起将她下的肉捞了个干净。哦,还捎带了莫寒一份。然后才出声说:“我知道啊,不就是和小钱一个寝室的么,法律系的。”

“对对对!我说怎么这么熟呢!”冯薪朵说着就拿筷子往锅里捞肉。“怎么捞不上来......哎,我肉呢!”冯二狗看着三人面前的肉,嘴角一顿抽抽。

孔肖吟不顾冯薪朵快要把自己瞪穿孔的目光,美滋滋的吃着自己的战利品。看着孔姐这岿然不动的样儿冯薪朵也没了法子,于是乎就眯着眼睛看向了闷头吃菜的黄婷婷。在同她用筷子大战三百回合后,冯·智商140·薪朵开心的吃到了自己的肉。倒是黄婷婷委屈巴巴的看着自己碗里的肉在冯薪朵那从有到没,认命的叹了口气。刚想在莫寒那寻个心理安慰,就见莫寒不动声色的将盘子向旁边挪了挪,同时加快了进食速度......黄婷婷觉得自己心绞痛都要犯了。 

熄灯后,莫寒在寝室喷过驱蚊神器后才拿着自己的“爱宠”上了床。也不知是今夜过于闷热,还是窗外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太多,莫寒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脑子里始终是今天上午的情景:

“同学?”那人又叫了一遍,莫寒才回过神,忙说:“这里没有人。”说着收了腿让戴萌能进去。

戴萌刚坐下,瞬间正襟危坐的男生们让莫寒有些奇怪,好像刚刚叽叽喳喳的不是他们一样。

过了几秒钟,莫寒忍不住悄悄侧过头看了眼戴萌,她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台上,本子上还记着些什么。字也很好看,嗯,自己的完全就是小学生字体。还有一股好闻的薄荷味儿。眼睫毛也好长.......

怎么这么热啊?莫寒不再去看戴萌,晃了晃脑袋用手快速在脸前扇风。

“你是热吗?”戴萌将身子靠近莫寒,微微低下头小声询问着。

莫寒内心简直要翻一个大大的白眼。这人怎么看着精,实际上还有点儿蠢呢?我不热我扑腾自己的手,是要我扇着玩吗?

但表面上还是要维持一个良好的形象,于是莫寒乖巧的点了点头。戴萌说了声知道了就坐直了身子,然后又摁着耳机线上的话筒不知说着什么没再理会自己。

......莫寒嘴角一抽。完了?就这么完了?之后呢?莫寒再一次在心里对戴萌的评价写了个笨字儿。

忽然,一个礼仪悄摸摸的从后面凑过来拍了拍戴萌肩膀,“会长,冰贴给你拿来了。”戴萌指了指旁边生闷气的莫寒,说:“给她。”

礼仪愣了,莫寒也愣了。

 

不知道在翻第几个身后,睡意就这么毫无征兆的来临。莫寒在沉睡之前小鼻子动了动,嘴里嘟囔着:“那里来得薄荷味儿,嗯,好闻,好像......戴萌身上的味道。”

 

 

法律系和计算机系的教学楼本就不在一个方向,更何况戴萌的寝室是在和莫寒遥相对望的东二。自从上次见过面后,莫寒的世界里好像就没出现过戴萌这个人。而这种状况维持了一个月。

体测,是莫寒最讨厌的东西。而且还是和别的系混着来,更讨厌。

莫寒所在的班级被安排在最后测试女子800m和男子1000m。所以,莫同学只好拿着手机站在高高的看台上,将室友的各种姿态全部存下来,然后回去做成表情包,以备下次寝室大战的时候使用。

寝室群里,分布在操场各处的三人纷纷给莫寒发了消息,说结束后在实验楼拐角那里集合,要去吃顿好的,为预祝她在机房昏天黑地的写的程序获个大奖,提前给她庆功,孔姐请客!冯薪朵还说让莫寒务必到,挑最贵的,要吃垮孔肖吟。

莫寒笑了笑,寝室这几个人还真是活宝。忽然在场上奔走的体育老师喊了一声:“法律大三1班的,测八百了!”

莫寒下意识的在人群中寻找那个只相处了两个小时的身影。在一群充满花花绿绿各型各色的运动服里,莫寒还是找到了戴萌。一身纯黑,站在那里十分轻松的做着准备工作。戴萌忽然向看台上扫了一眼,看见呆立的莫寒时,不苟言笑的戴会长竟笑着挥了挥手。

莫寒把周围看了一圈也没看见回应戴萌的人,刚想把视线转移,却又灵光一闪:她不会是在和我打招呼吧?

莫寒怀疑的指了指自己,就见戴萌肯定的点了点头。莫寒心里那枯萎了一个月的花似乎又活了过来。

莫寒笑着冲那人挥手,又做了个加油的手势。那头的戴萌也明白了,也握着拳头鼓励着对方。如果不是体育老师准备好了,这两个人估计能靠手语聊一下午。

这次莫寒拿起的手机里没有什么崩图,只有戴萌在第一个到达终点后,迎着太阳冲着自己笑的样子。在莫寒的眼里,戴萌的笑容是比阳光还要更灿烂。

不过莫寒的开心没维持没多久,因为她听见了体育老师那来自地狱的声音:“计算机系大三,3班的,下来准备!”

“体测体测,没事儿就知道折腾学生玩,有本事那群领导自己来跑个试试啊!”小兔子一边系鞋带一边嘟囔着。

“喂,你说什么呢?”戴萌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就站在自己面前,看向自己的眼里含着笑。

“没说什么啊!还有,我不叫喂,我叫莫寒。”莫寒连忙否认,她可不想在这个人面前丢脸。

戴萌却是凑近了说:“那莫寒同学,我刚刚好像听见有人说什么让领导自己来跑啊?”

“你!”莫寒瞪着戴萌,感觉下一秒小兔子就要张嘴咬人了。戴萌却突然给莫寒来了个猝不及防的摸头杀,成功的让小兔子顺毛并呆立在原地。

“喂,一会儿跑第一圈的时候不需要太急,保持匀速,第二圈稍微加速,最后两百米处再冲刺。跑步时候也要注意呼吸,不然会岔气的。”

莫寒表面上十分认真的听着戴萌说的话,但内心里飘过的弹幕却是:

我是谁?我在哪?她刚刚做了什么?摸头杀吗?我为什么没有咬她?Why!

戴萌看着目光呆滞的莫寒眉毛一挑:这兔子......脑子热傻了?

“莫寒?莫寒?莫莫?”戴萌伸出手在莫寒眼前晃了晃。

莫寒终于回了神:“你刚刚叫我什么?”

戴萌同学尴尬的摸了摸耳朵,小声说:“莫......莫莫。”戴萌说完看着莫寒面无表情,还以为她生气了。“你要是不喜欢,我就不这么叫了,还是叫莫.......”

“你就这么叫把,挺好的。”莫·高冷·寒一脸冷漠的走开了。

若是学生会其他众人在的话,一定会大开眼界。因为戴会长平常都是一副高冷不可近的样子,现在怎么有点儿......怂怂的。

戴萌并没有跟着同班同学离开,而是站在终点,随着视线锁定的那个身影在原地旋转。瘦瘦小小的身子在混乱的人群中更是显得娇小。但就是这个娇小的身躯,身体里仿佛蕴藏着巨大的能量,一直支撑着莫寒到达了终点。

“第8”体育老师对着莫寒喊了一个数字,就摆摆手让她一旁排队去了。戴萌刚要松口气,莫寒就十分给面子的让戴萌把那口气儿憋了回去,硬生生换了句话。

“莫寒!”

 

莫寒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是在校医务室里。揉了揉眼睛刚要坐起来,坐在一旁的人就走过来,帮自己把枕头靠在背后,好让自己舒服点儿。

“戴萌。”莫寒接过她递来的粥,打开还冒着热气儿。喝了了一口,甜的?

戴萌看着莫寒望着自己的模样,想要责备的话也全都烂在了肚子里。“我煮粥时候放了冰糖,校医说你是低血糖又剧烈运动,才会晕倒。”

“哦,可能是这两日忙着弄比赛,没按时吃饭吧。”莫寒捧着碗小口小口的喝着,像是怕喝完了一样。

“这个也是你的。”戴萌将另个碗也推到莫寒面前。

 

冯薪朵想要吃垮孔肖吟的想法因为莫寒的晕倒无法实现。也因着她虚弱,寝室三人自然对戴萌送她回寝室这件事没有多问。今晚,莫寒又失眠了。依旧是因为戴萌。

在晕倒前隐约看见戴萌冲过来时一脸的担忧,还有医务室时的欲言又止。是心疼吗?还是,只是对同学的关心呢?戴萌,你对我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感觉?那我对你呢?是喜欢吗?莫寒想着这个问题,天快亮的时候才慢慢闭上了眼。

幸好第二天是周六,莫寒睁眼的时候已经中午了。刚下床就看见桌上贴了三张字条:

莫莫,我去找小钱排练了啊!想吃啥发微信,我给你带。——by小孔

兔子,我去临江公园写生去了,回来给你带你最喜欢的蛋糕!——by你朵

莫莫,我去图书馆了,有事电话找我。——by黄婷婷

 

莫寒将这三张字条整整齐齐的折好,又从架子上拿下一个盒子,将字条小心翼翼的放进去。盒子里的东西稀奇古怪,有缺了口的糖纸,也有生日时朋友写的贺卡,还有断掉的皮筋。字条旁边的是上次戴萌让人给她的冰贴。
莫寒一直认为,人这辈子正负参半,有好有坏。既然如此,何不在坏的来临之前,将好的收起来,到坏时也不至于特别难受。

 
可戴萌对莫寒来说是个意外,不知是好是坏。

莫寒刚将盒子放好,手机屏幕一亮,是孔肖吟发来的微信。上一条还是:莫莫,我给你买了烤肉拌饭!然后就是:刚刚碰见戴萌,让她给你送去了。

莫寒嘴角一抽。下一刻门口就来了阵敲门声。“莫莫,我是戴萌,饭帮你带回来了。”

靠!孔肖吟!莫寒心里大喊了一声。正跟钱蓓婷吃饭的孔肖吟打了个喷嚏。

“你......你等一下,我正换衣服呢!”

“好,你慢慢换。”

 

“孔肖吟,我!谢!谢!你!”莫寒一边吃饭一边和孔肖吟发着微信。刚发过去手机就被坐在对面的戴萌抢走扣在桌上。

“好好吃饭,别玩手机。”

莫寒撇撇嘴,认命的拿起筷子说:“知道了,戴大会长。”

刚喝了一口茶的戴萌挑了挑眉,“莫同学,认真吃饭不是让你把饭粒吃到脸上。”然后自然地抬手将饭粒拿下来,放到旁边的纸巾上。

看着莫寒由白到粉的脸,戴萌笑了。“现在,乖乖吃饭。”

 

自那天起,戴萌和莫寒自然而然的走到了一起。无论是吃饭还是上课,总能在莫寒附近看见在一旁等待的戴萌。平日里一起泡图书馆只有黄婷婷和莫寒两人,如今黄婷婷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两人,似乎明白了孔肖吟之前说的话,还有冯薪朵鄙视的眼神。

 

趁着莫寒去找书的光景,黄婷婷敲了敲戴萌的书。戴萌抬头看向她,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问:“什么事?”

黄婷婷推了推鼻梁上的金边儿的眼镜,认真的说:“你喜欢莫寒?”

戴萌先是一愣,转而一笑,同样认真且肯定的点头,说:“对,我喜欢莫寒。”

“那为什么不告白呢?”黄婷婷皱着八字眉,一脸不明白。

“我不知道她对我是否也是喜欢。”戴萌低头笑了笑。

黄婷婷身子向后微仰,眯着眼,“原来你比我还笨啊?”

戴萌瞪了瞪眼睛,不知所措。

黄婷婷嘴角邪笑,身子微微凑过去说:“朵子她还笑我笨,没想到你比我更笨。你是不知道之前追求过莫莫的人,不出一天,不是成了莫莫的朋友就是离她远远地。要是莫莫不喜欢你,她能容忍你在她身边待上一个多月吗?”

“你是说,莫莫也是喜欢我的?”戴萌惊喜的攥着黄婷婷的手腕,像是要得到肯定一样。

“是,而且你再不放开,莫莫会误会的。”黄婷婷抽着嘴角,指了指往回走的莫寒。

戴萌连忙松开,歉意的看着黄婷婷,“十分感谢你今日的点拨,我想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了。”

黄婷婷骄傲的挑了挑眉,“不要把我说的像出家的和尚,只是高在智商上!”

 

没过多久黄婷婷就借口有事先离开,走时还给戴萌使了个眼色。

那天黄昏时的阳光刚好穿过玻璃与书架,投在戴萌脸上。莫寒按住自己快要破膛而出的心脏,除了放大的心跳声外,她还听见戴萌在自己额头上落下一吻后,清清楚楚的在耳边说:“莫寒,我喜欢你。你呢?”

人人都说,黄昏时的阳光没有午时的刺眼,十分温柔。可在莫寒眼里,无论是晨时午时还是黄昏的阳光,都不及戴萌半分。

戴萌是她人生中的一个意外,管她是好是坏。至少,现在是美好的。就算未来阴雨连绵,只要有这个比阳光还耀眼的人在,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莫寒扯过戴萌的领子,在戴萌嘴角落下一吻后,用清晰的声音回答:“我也喜欢你。”

——————————————————————————————

《四季》是很早就想写的,但因种种原因,至今才写完一个。本来是想按照顺序发的,但似乎,脑子并不支持。那索性就想到什么写什么吧。

还是老规矩,有建议,评论见!(评论很!重!要!!!!!)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