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干部

一言难尽,身不由己。

小兔子和大蠢狼

     “你好,请问需要点什么?”

     “一杯四季春玛奇朵。”

     “好的,请稍等。”

 

       这是莫寒第十七次在奶茶店看见戴萌了。每天下午三点,戴萌都会来店里点一杯四季春玛奇朵,然后坐在一楼那个靠窗的位置。桌上放着一本书,一部手机,还有一杯四季春。

       也许是因为那时候的阳光刚好洒在她身上;也许是因为她翻书时候小心翼翼的模样;也许是因为……她长得有那么一点点好看。

       莫寒这样想,也就为自己贸然的行为找了个心安理得的借口。

     “您好,打扰一下。您是本店第二十八位点了四季春的顾客,所以这是赠品。”莫寒将手里的小碟子推了过去。然后眨着眼睛等待着对方的评价。没想到对方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怎……怎么了?不好吃么?”莫寒慌慌张张的并没发现,戴萌压根儿就没吃掉手上的小饼干。

     “不是。我只是想问一下,这个是店长大人的本体么?”戴萌拿着兔子样式的饼干在莫寒面前晃了晃。嘴角的笑意在莫寒眼中是那么的不怀好意。

     “算……算是吧。您慢慢品尝。”莫寒握紧了交错的手迅速的跑回了吧台。

       戴萌看了看手里的饼干,嗯,还是只害羞的小兔子。

 

     “莫莫,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啊?”冯薪朵将刚用凉水洗过的手往莫寒脸上一贴。

     “啊,可能……是热的,对,热的。”莫寒扑腾着两只手使劲扇着风,只是眼神还是忍不住向戴萌那边看了几眼。

     “哦,原来你在看戴萌啊。”不然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冯薪朵眯着眼睛一副看穿一切的样子。

     “没,我才没看她。”莫寒声调高了一度,在脸颊的颜色即将再深一个色号时,莫寒又逃了。

     “喂!”陆婷拿着画板从楼上下来,走到冯薪朵面前,说:“你怎么又欺负莫莫。”

     “哪有。”冯薪朵鼓着嘴巴,假装生气的看着她。

       陆婷轻轻地在她鼻尖上点了一下。“那莫莫怎么脸红了。”

       冯薪朵冲着戴萌的方向扬了扬下巴,“喏,当然是因为戴大律师咯。”

       陆婷回头看了冯薪朵一眼 “就是你们杂志社对面事务所的那位?莫莫也认识?”

     “莫莫认不认识戴律师我不知道,但我可以让她俩认识一下啊。”冯薪朵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让陆婷忍俊不禁。

     “喂,你可别乱点鸳鸯啊!”

     “怎么可能,朵朵可是智商140呢!”冯薪朵一边辩解,一边低着头不知在手机上打着什么。

     “哟,不知道谁前两天在公园里迷路了。”

     “明明是公园太大了!”

     “还不是你笨。”

     “朵朵不笨!朵朵智商高着呢!”

     “好好好,我的高智商小朋友,咱们可否出发去写生了?”

     “哼,朵朵不跟你计较。小陆子!”冯薪朵像电视剧里的娘娘一样伸出一只狗爪来。

     “哎,奴才在。”陆婷也是十分配合的握住冯薪朵的手。

     “出发。”

     “喳。”

       好在陆婷没那么重色轻友。在将冯薪朵的东西都放到车上后,还是回了趟店里告诉莫寒自己要陪冯薪朵写生,让她早些回家。

       冯薪朵呢也同样,坐在车上的时候给戴大律师发了条短信:戴大律师,帮个忙。送店里那个小兔子回家,反正你们顺路。

       所以,莫寒刚给店门落上锁就听见身后有人喊自己: “小兔子,今天我负责送你回家。”

       戴萌就站在车边上,看着莫寒笑。笑得莫寒心里有点方。

 

       莫寒忍着自己那颗忐忑的心坐进车里,任由戴萌给她系上安全带。而且戴萌俯身过来得时候身上有一股薄荷味儿。莫寒趁戴萌不注意动了下鼻子,闻了闻。

     “听音乐么?”戴萌偏着头看着莫寒。

     “啊?听!”莫寒下意识坐直了身子。

     “你紧张什么!”戴萌抿了抿嘴角。“小兔子,你放心,我又不是大灰狼,不会拐跑你的。”

     “嗯……嗯。”你就是。莫寒点着脑袋心里还在吐槽。 

      “……你揉我脑袋干嘛?”

     “……小兔子乖啊。”

     “……”盯。

     “额……咱们出发吧。”戴萌尴尬的揉了揉自己的后脑勺。

     “……你知道我住哪?”

     “不知道。”

       蠢狼!莫寒心里咆哮着。面上还是镇定自若的报出了地址。

     “诶?咱俩住一个小区啊!” 

     “!!!”

 

 

       时间咻的一下就过去俩月,自从上次戴萌送自己回家发现两人就住楼上楼下后,莫寒就过上了水深火热……和谐的邻里生活。

 

     “小兔子,你吃饭了么。”

     “……还没有,准备自己做。”

     “那我能来蹭饭么,家里没吃的了QAQ”

     “……好。”

 

     “小兔子,我案件档案落你家客厅了,明早帮我带着!”

     “……知道了。”

     “对啦,明天下午,一杯四季春!”

     “……嗯。”

 

     “小兔子,今天同事送了长安街的甜点,吃么?”

     “吃!”

     “额,怎么一提吃的你这么兴奋?”

     “……闭嘴!大蠢狼!”

 

       说好的御姐呢?怎么是个话痨?小兔子想咬人!

 

 

 

 

       莫寒看着手机上备注的“大蠢狼”犹豫了好久。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发送了消息:

     “大蠢狼,你今天有空么?”

     “对不起啊小兔子,我在D市出差呢。”

     “……这样啊,那你照顾好自己啊。”

     “嗯!会的!回来要喝小兔子做的四季春!”

     “好。”

 

       莫寒放下手机,撅着嘴趴在桌上。不知为什么,没有戴萌陪在身边心里有些空落落的。“大蠢狼,今天我生日啊!”

 

       今天的莫寒状态不对。冯薪朵准备和陆婷为了一片肉决一死战的时候,瞥见莫寒对着面前堆起的“小山”提不起兴致的样子,忍不住摇了摇头。哎,沉浸在恋爱中的女人啊。

     “喂!你抢我肉!”

     “明明是你动作太慢!”

     “啊啊啊!!!”

       莫寒:“……”

 

       早知道就不在小区门口下车了!莫寒重重的叹了口气。在反思自己是不是把脑子丢在家的同时裹紧了围巾和外套,快步往家的方向走去。

       诶?路灯那是不是有个人啊?

       诶?那个人好像大蠢狼啊?

       ……那个人好像就是吧!

 

     “小兔子,我回来了。”

       莫寒看着戴萌站在自己面前眼眶忍不住红了,然后哇的一声哭出来:“我以为你今天不回来了呢!这么重要的日子你怎么能不在呢!你……”

       戴萌任由莫寒挥舞着小爪子一下一下落在自己身上,然后抱着小兔子一边晃一边柔声哄着:“好啦好啦,都是我的错。我这不是回来了么。”

     “大蠢狼,今天我生日。”莫寒吸了吸鼻子,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戴萌。

     “我知道啊。”

     “所以,礼物呢?”

       戴萌将手上拎着的一杯奶茶交给莫寒。“喏,礼物。”

     “什么嘛,一杯奶茶就想打发我。”

     “你再看看。”

     “四季春玛奇朵,无糖去冰加椰果,没什么啊……”莫寒正准备将奶茶上上下下做个“全身检查”时,额头突然一热。

     “还有,加戴萌。”

 

评论(2)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