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干部

一言难尽,身不由己。

友(一改)

        抬手看了眼手表,指针指向2这个数字让我下意识的打了个哈欠。可偏偏坐在地上小屁孩儿精神得很。打着“借酒消愁”的旗号,把手里拿着的酒一口一口不停的往嘴里灌。眼看周围的瓶子越来越多,数了数,嗯.......比上次多了那么几瓶。

        我撑着身子走过去,将瓶子推到一旁,给自己腾出一个能坐的地方,然后一屁股坐在她旁边。

      “别喝了。”我眼疾手快的夺下即将被开盖儿的瓶子。

       李艺彤慢吞吞的转过头,将望向窗外的眼睛聚焦到我身上,一咧嘴,笑得真傻。

      “爱的那么累,为什么不放手呢?”我问。

      “已经......放手了。”李艺彤依旧傻笑着。

      “可你明明......”明明还爱着。我突然语塞,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去劝解她呢?我看着她低下头,沉默片刻后,抬起头盯着窗外几颗忽明忽暗的星星。

      “其实我挺羡慕你的。”李艺彤咧着嘴傻笑。

      “羡慕我什么?”我晃了晃手里的瓶子,还有一点啊。

      “朋友,远比恋人来的长久,不是么。” 

      “可我跟她,现在,连朋友都不是了。”

       

        小屁孩儿 的眼神清明,哪里还有刚刚的醉意。只是在眼眶待着好好地眼泪怎么就下来了呢。

 

        李艺彤,你要知道,不论是友人,还是老死不相往来,最后的结果都一样:

        曾经的“我们”,现在的“我”和“你”。

       没法安慰她, 我只好叹口气,勉强对她笑一笑。

     “大哥,别笑了,太假了。”

     “李发卡,你丫又欠揍了是吧!”

          ......

 

 

     

        好在我前一晚上机智,趁着还清醒一连定了10个夺命连环闹钟,又打电话给林思意说让她第二天早点来我家叫我起床。

      “你说说你们两个人,都不小了怎么还这么喝呢!喝也就算了,俩人儿就那么随随便便的躺地上睡着了,你门俩还以为现在是夏天啊!”林思意一边从厨房端着解酒汤,一边像个老母亲一样数落着我俩。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林思意抬腿赏了我和李艺彤一人一脚,让我俩不得不挺直了背,好好听着林大导演的训话。

      “喝酒为什么不叫上我!”林思意抱臂胸前,站在我俩面前一本正经的说。

       “......”

       “......”

        要不是看在你今天叫我起床还做了醒酒汤的份上,林思意,我非得把你从这22楼扔下去不可!

 

 

 

        到了准备出发的时候,林思意一把抢过我的车钥匙,先一步坐进驾驶座。我问她为什么不让我开车。她说:“大哥你宿醉头脑还没清醒,万一你再一时兴起,重现当年的‘Come On Yeah!’我和发卡就玩儿完了。我可刚拿到最佳导演奖,奖杯还没捂热乎呢!”

       “......”我扭头看向李艺彤。

        李艺彤裹紧了衣服,十分赞同的说:“大哥,小四说的有理。毕竟活着挺重要的。”

 

       请问我能打人么!

 

 

        磨磨蹭蹭的收拾了一番,再加上堵车。等我们到达婚礼场地时候,已经来了不少人。

 

        是的,婚礼。

        冯薪朵的婚礼。

 

        “大哥!这里!”张雨鑫冲我招了招手。我点点头走过去。张叉叉这个人还是和以前一样,张牙舞爪。从我坐下,她那张嘴就没停过。

        虽然我们这群人很久没有聚到一起,但并不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桌上的人都在聊自己的近况。婷婷她成功拿下了今年的最佳女主角奖项;张叉叉成功的成为了畅销书作家,接下来还有两场签售会;晓玉则成了一名时尚模特,现在正准备一套新的写真,摄影师是当年软萌软萌的小黄;嘉爱已经开了两场演唱会;十七的演艺之路也越走越好;小鞠刚刚从国外参加完电影节赶回来;赵粤和娜娜两个舞蹈高手也合伙开了家舞社,斩获了国内大大小小数十个奖项;林思意也是业内新晋导演,好评不断......

        大家都过得不错呢。我正愣着神,突然手机一震。打开来看,是娜娜给我发的微信。

      “大哥,我想和你换一下座位QAQ”

       我还不理解娜娜的意思,一抬头,全明白了。

      “娜娜,你上我这来坐,我有事情找李艺彤。”

        话音刚落,万丽娜如同大赦一般快速逃离那个诡异的漩涡中。我笑着拍了拍她的脑袋,从容的坐到那个位置......娜娜,我能反悔么?

 

        婚礼开始了。灯光下,冯薪朵穿着婚纱,一步一步的走上台,一时间让我挪不开眼。我曾无数次的想象过冯薪朵穿着婚纱的样子,今天倒是实现了。

        很美,比我想象的还要美。可是......她的身边没有我。

        我不知道我走神有多久,只知道司仪说到新郎新娘接吻的时候,我却莫名的想逃离这里。于是趁着灯光聚集在台上,我离开了大厅。

       

        不得不感叹自己的运气,只是随意找了一处卫生间,也能碰见熟人。

 

      “我们真的要一直这样,老死不相往来么?”

      “黄婷婷,我和你现在这个样子,挺好的。”

      “发......”

      “可以了。我会提前离开,媒体不会看见的。”

 

        我站在门口看着李艺彤强忍着泪水快步走过来。上前将她攥的紧紧的拳头掰开,拍了拍肩膀。“侧门等我。”

        她点点头。走的时候,担忧的望了黄婷婷一眼。

       也只是一眼。

 

        我走到黄婷婷身前,看见曾经无论多苦多难,眼神永远坚定的人此时眼神涣散,两行清楚的泪痕提醒我,她哭了。

        我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包纸巾,抽出一张小心的给她擦着眼泪。“别怪她,她也不想这样。”

        将剩下的纸巾塞给她,我也是时候该离开了。

        没走出两步,我忽然瞥见一个人正站在尽头的窗户那里。背着光,看不清楚脸,只有一个剪影。可我还是认出了她是谁。

        是冯薪朵。

       “陆婷。”

 

    

        我僵着身子,下意识咬了下嘴唇。好像力度有点大,疼得我回了神。立刻整理好表情,尽力克制着自己颤抖的声音,说:“恭喜啊。不过我有急事处理,恐怕不能继续参加了,抱歉。”

      “陆婷,纳豆前两天去了。”

      “是么,算算年头也是时候了。这些年辛苦你照顾它了。”拿着包的手没来由的攥紧。

      “陆婷。”冯薪朵拖着婚纱,慢慢走过来。高跟鞋一下又一下的踩在样式花哨的大理石上。可我总觉着它是踩在了我的心上,从某个地方开始随着她的步伐一点一点的裂开。

        冯薪朵递给我一个盒子。打开一看,是那个戒指。我们两个人曾经共有的戒指。

 

        冯薪朵,这是个暗示,是么。

 

        我合上盒子,笑着看向她“知道了。走了啊。”潇洒的转身,不想再回头。

 

      “陆婷。”冯薪朵再次叫住我。只是带了些哭腔。

      “冯薪朵。戏要演全。”

       

        我在门口找到发呆的李艺彤,拖着她去了外滩。放在手心的戒指早就被掌心的温度捂热。我将之前和冯薪朵纠纠缠缠的时光从头过了一遍,无论是开心还是难过,现在都该忘掉了。我拼尽全力将戒指丢了进去。带着我爱她的那颗心,一起沉进了冬日的水里。

        冯薪朵,这场戏我终究还是陪你演完了。
 

        你好,冯薪朵。

        我是你的朋友,陆婷。

评论(2)

热度(35)

  1. 一个陆恩老干部 转载了此文字
  2. 琮琮老干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