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干部

一言难尽,身不由己。

戴老板和莫老师的故事

       我叫徐子轩,是R大的音乐系大二的学生。秉着自力更生的原则,又经人介绍在学校周围的一家不错的咖啡店打工。咖啡店的名字叫做“叹时”,老板说取自感叹时光之意。”

       我的老板姓戴,叫戴萌,“萌发”的“萌”。

       戴老板呢和其他咖啡店那些能言善谈,没事儿就忽悠小姑娘小伙子买什么咖啡豆啊咖啡机啊的人不一样。戴老板可是个身材高挑,貌美如花的高个美女,当然啦,没有我高啦,哈哈。不过戴老板平日里很沉默,是个不爱说话的性子,但心地很好。有时候我因为下课晚了而上班迟到,她也不会骂我,还时不时的请我吃一堆好吃的。平日里戴老板总爱把自己打扮的一本正经的,特别像那些某某公司的领导高层。可有时候又十分休闲。我如果领着她去我们学校里面溜达一圈,指不定有多少男生女生追在屁股后面要电话呢!

       额......跑偏了。戴老板平日里喜欢坐在二楼靠窗的位置看书。哦忘了说,二楼只有零星两三个座位,大部分的面积都空出来放了四五个高排书架,上面放了好多书。不过任凭戴老板手上的书换了多少本,那个带着个小兔子样式的链条书签总会出现。而且书旁边还通常会出现一个马克杯,上面用艺术字刻着D&M。据说,是对她很重要的东西。

       有天晚上因为赶着去上课,就把第二天上课要用的书落在了咖啡店里。等我发现时我们寝室的大门已经紧紧关上了。我只好在崩溃中打通了戴老板的电话,拜托她第二天早上帮我送来。本以为会被要挟拿些什么作为交换的条件,毕竟戴老板有时候也是很皮的一个人。没想到她立刻就答应下来。

       那天早上吧,我没想到戴老板到的那么早。同理,我也没想到莫老师也到的那么早。哦对,我的老师叫莫寒,好像刚从国外回来不久,个子虽然不是很高但是分可爱,尤其是笑起来的样子。

       emmmm花痴了,嘿嘿。说回正题!两人就这么站在食堂门口,你看我我看你,但是谁都没说话。莫老师虽然个子比戴老板矮上几公分,但是莫老师那笑里藏刀的气场,我隔那么远都感觉到了,更别提戴老板那么个大个子,却在莫老师面前怂的跟只金毛一样了。

       出于人道主义,我十分英勇的挺身而出,远远的喊了声:“老板!”

戴老板果然看见我跟看见救命稻草一样,笑得哟......老板,咱能笑得好看一点么,你这比哭还难看呢!

       我走到她俩跟前,十分乖巧的跟莫老师打了声招呼:“老师早。”莫老师则十分“亲切”的对我点点头,然后又看向戴老板:“怎么?你们认识?”

      “额...那个络络在我店里打工来着。昨天她把书忘在店里了,我给她送过来。”戴老板十分的怂又快的把书一把塞我手里,好像生怕我和她扯上什么关系似的,嘁!

      “那个......我先走了啊,你再有下次我可不帮你送了啊!”戴老板十分慌张的“逃走”了。莫老师倒是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看的津津有味。

      “戴萌,算你跑得快!”莫老师仍旧面带微笑,只是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后,又突然看向我,吓得我瞬间挺直了背。

       莫老师挂着十分公式化的微笑看着我,说:“徐子轩同学,你是在她的店里打工是么?”

      “对,咖啡店,离这不远。莫老师您什么时候想去?要不今天下课吧,我正好去上班,刚好可以带您去。”卖队友,要快准很,还要义不容辞。

      “好,那就多谢你了啊。”

       哇,莫老师笑起来真好看。咳咳......“没事,小事儿一桩。”

       然后......我忘记了告诉戴老板莫老师也会去的消息。成功的看见了戴老板吃惊的样子。张着嘴都快把拳头吞进去了。

      “怎么,戴萌,才几年不见,连老同学都不认识了?”

      “没......怎么会不认识你,莫寒。”

       哇,莫老师的笑......太可怕了QAQ!我十分痛苦的遮住眼,戴老板你自求多福吧,小弟先行撤离......

       哈,当然不会!我徐子轩是谁,那可是江湖人称“浪里小白龙”,在这两人之间,我嗅到了一丝丝八卦的味道。我一边假装拖着地一边偷偷瞄着他们,好在位置极佳,有书架挡着,他们看不见我。

       他们坐在戴老板常坐的那个位置,桌上放着两杯戴老板亲手冲的咖啡。

      “加奶不加糖,对吧。”戴老板看着对面的莫老师。而莫老师只是点了点头,冷不丁来一句“没想到,你还记得。”

       戴老板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梁。“嗯......记得。”

      “记性不赖嘛,我还以为你得了老年痴呆,把过往的一切都的一干二净了呢。”莫老师的语气完全像是戴老板欠了她什么一样,和平日里上课时候温和的莫老师完全不是同一个人。而戴老板也像是默认一般偏过头,不去看莫老师。莫老师尝了口戴老板的咖啡,说:“还和之前一样,真难喝。”

        怎么会呢?老板的咖啡可是我们店里的招牌啊!我看着戴老板颇为受伤的表情着实为她心疼。两人就这样僵持着,左右我也不能知道更多的信息就离开了。

        没过多久,莫老师走了。我走上楼,看见戴老板盯着那个马克杯上面的字,眼睛都红了也不肯眨眼,好像这样就能看出花来......不,是好像这样莫老师就能回来一样。

       我似乎知道了D&M的意思。

 

       下班后回到寝室,我左思右想觉得此事没那么简单。我立刻决定我要搞清楚他们二人究竟发生了什么,我想知道他们之间究竟有没有回转的余地。我......想帮帮戴老板。

       于是我不顾惹恼了睡眠中的小炸弹会是什么后果,连忙让她给她的表姐,也就是帮我介绍工作的陆婷打电话。

       小炸弹十分不情愿的打通了视频通话,那边一个正准备贴面膜的精致女人十分友好的打了招呼:“娜娜,怎么了?这么想我么还给我打电话。”

      “不是我,是旁边这个傻大个找你。”万丽娜气鼓鼓的把手机往我面前一杵,手机稳稳的撞在我鼻梁上,很痛。

      “大哥,你认识莫寒么?”我一边揉着鼻梁一边问。

       殊不知,屏幕那头的人听见这两个字面膜都掉了。“莫寒!”陆婷瞪着眼睛,有些不可置信。

      “对,莫寒,莫名其妙的莫,寒冷的寒。”

       陆婷沉吟一会儿,抬起头“有照片么?我确认一下。”

       不知什么时候走到我身后的袁雨桢打开手机,在众多表情包中找到一张图片,图片上的莫老师特别的......崩。袁雨桢,你的求生欲只能让芸姐激发是么?

       没想到陆婷看见图片十分确定的说出:“我靠!还真是她。”

       ???你是怎么认出来的?

       没等我问,陆婷那边先跳脚了。“络络啊,戴萌见过她了么!”

      “何止见过,她俩今天还在店里喝了咖啡。”

       陆婷激动的膝盖磕到了茶几一角。“那个,络络,大哥麻烦你件事儿,你能现在去咖啡店一趟么么,我有点儿担心戴萌。没关系,我一会儿就赶过去。你在那等我就行!”陆婷一边揉着膝盖,一边拿上沙发旁的大衣,急匆匆的就要往外走。

      “没问题!”我连忙答应陆婷后,抓起椅子上的衣服就往外走。

      “喂,快关门了,你去哪?”

      “急事儿,今晚不回来了!”我告诉万丽娜后,急急忙忙冲到校门口打了个车,直直奔向咖啡店。

 

       到了咖啡店外一片漆黑,仿佛没有人在里面。走到门口又发现门并没有锁。从小就怕黑的我,只好壮着胆子,打开手机手电筒慢慢走进去。

      “老板?老板?戴萌?”恍惚间,我好像看见了一抹亮光,像是手机发出来的。我朝着亮光走过去,戴萌呆呆的坐在地上,旁边是一个个空空如也的酒瓶子。

       不是说好咖啡店不准饮酒的么,老板,该罚钱了。

       我走过去,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坐着。  “戴萌?戴萌?”我叫她,她没有回应我,只是嘴里念叨着一个人的名字。

  
       “莫寒。”

       念着念着突然就哭了。

      

      “多大的人了,还哭。”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好抱着她,一下又一下的拍着她的背,希望她能好受点儿。

       咖啡店的门又被推开了。

      “戴萌!”来的是陆婷。看她凌乱的头发还有外套下没来得及换的睡衣就知道她有多匆忙。

       我扶着戴萌站起来,走向她。

       戴萌看见陆婷嘴角向下弯了弯,样子十分委屈。“大哥,莫寒她不要我了。”

       陆婷只好抱着她,轻声的在她耳边安慰她。

       然后......戴萌就醉了过去。

       再然后,陆婷开着车把戴萌送回了家。

 

       醉了的人是真的沉。我和陆婷两个人费死劲才把戴萌丢到她的床上。两个人气喘吁吁的瘫在沙发上,盯着天花板一动也不想动。不过最惨的是陆婷,刚刚给戴萌盖被子的时候,被戴萌扇了一巴掌,现在左脸那还红着呢。

      “大哥,老板和莫老师之前就认识吧。”

       陆婷偏头看着我,点了点头。

      “那她俩现在这样是因为出什么事儿了么?”

       陆婷盯了天花板很久,才开口说:“莫寒曾经是戴萌的女朋友。”

       果然是这个结果。心里暗自给自己鼓了个掌,但并没有打断陆婷的话。

      “我和戴萌从小就认识。因为家都是一个小区的,父母彼此又都认识,所以我们两个人小时候没少调皮捣蛋。上了高中吧,我和她虽然在一个学校,但是并不同班。戴萌和莫寒就是那时候认识的,她俩前后座。哦对了,莫寒的同桌是冯薪朵。也就因着这层关系,我们四个人玩的越来越好。说起来我和冯薪朵能在一起,也离不开她俩的帮忙。后来吧,我听着家里的意见学了医,冯薪朵和莫寒恰好考进了同一所大学,只是不同系罢了。而戴萌则学了法律,学校恰好就在他们学校对面。好在我学校离他们不远,平日里没事儿就聚在一起玩。那时候我就感觉戴萌和莫寒之间有些变化。后来戴萌和莫寒在一起我也没那么惊讶。那时听冯薪朵说,戴萌找莫寒要了份课程表,自己没事儿忙的时候就来找莫寒,不是陪她上课就是去自习室。俩人在自习室一坐就能坐一下午。当然,就这俩学霸体质,你也丝毫不用担心他们俩能在图书馆睡觉。”陆婷说到这笑了笑,好像又看见了当年似的。

      “戴萌每天都赶在关寝前送莫寒回去。她说怕莫寒一个人走夜路,不放心。可她呢,每次都火急火燎的跑自己学校。都被关在外面四五次了。”

      “那宿管大妈没把这事儿告诉她导员?大学查寝好像查的很紧啊。”就像我们寝室,那个灭绝师太真的是烦死了......

      “要不怎么说戴萌那张嘴就适合律师这一行呢。也不知道她是用了什么办法,哄得他们楼的宿管大妈待她跟亲闺女一样,还有导员什么事儿。”

      “那她室友呢?”

      “她室友知道啊。有好几次他们导员查寝,都是她室友帮忙混过去的。”

      “这一切不都是很好么。”

      “是很好,一切都很好。但,物极必反。毕业那天,戴萌亲莫寒的时候被来接她的父母撞见。你也知道,老一辈的人对我们这样的感情是不理解的。”

       陆婷说到这里闭上了眼,叹了一口气。“就连我和冯薪朵,也不过是在前一年才得到家人的理解。”

      “不过戴萌并没有我这般幸运。莫寒的父母为了避免他们两个人见面,几乎不让莫寒出门。连打电话都是让人家打的座机。戴萌家那边也知道了这件事,她的日子也并不怎么好过。这样将近四个月。后来我实在看不下去,就装作是莫寒的大学同学来看她,约她出来。戴萌那边我又让冯薪朵约好了。两人顺利的见了面。没想到回去的时候,莫寒的母亲就站在小区门口看着我们。再后来就得知莫寒要出国的消息。我急急忙忙告诉戴萌的时候,她却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我问她怎么了,她说,她跟莫寒分手了。从今以后莫寒与她再无瓜葛。”

      “分手?为什么分手?”我十分的惊讶。按照陆婷所说,戴萌可谓是将莫寒宠到了骨子里,怎么会轻易的就说分手?

       陆婷却摇摇头。“我不知道。无论我怎么问戴萌,她都不肯说。莫寒走的那天,我,冯薪朵还有几个高中时候玩的好的一起去送她,戴萌也偷偷去了,只是在远处望着她罢了。莫寒所乘的飞机起飞的时候,戴萌却因为心神恍惚,过马路时出了车祸。”

      “车祸!”

      “对。这场车祸让戴萌在病床上修养了好久,也留下了后遗症。戴萌养好伤后就找了家律师事务所,凭着自己的努力成为了一名优秀的律师。”

      “那她怎么回来这里?”

      “因为这座城市就是我们上大学时候在的地方,你的学校,就是莫寒当年所在的大学。因为没有莫寒的地方,对戴萌来说无论再怎么好也没有意义。”

       陆婷没在继续说下去。我的脑袋急速的运转,想要寄存着今晚的故事。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就睡了过去,等在醒过来的时候,陆婷已经不在沙发上了。我身上盖着的除了我自己的外套,还有她的。餐桌上一个很面熟的女人正在弄着早饭。

      “醒了。”她冲我笑了笑。“陆婷去叫戴萌了,你先过来吃吧。”

       我想起来了,她是冯薪朵。“谢谢朵子姐。”

      “没事儿。”冯薪朵将四碗粥都端了上来。又端着其中一碗进了戴萌的卧室。很久,她和陆婷才一起出来。

      “小络崽儿,今天你不用去咖啡店了。你们老板今日休息一天。”冯薪朵说着把一碗粥推给陆婷。

       “嗯,知道了。”朵子姐的厨艺还不错。我砸吧砸吧嘴。

      “行了,快吃。我可只帮你请了一节课的假。吃完我送你回学校。”陆婷一边喝着粥一边说。

       我看了看手表......九点整......果然吃饭的速度又快起来了呢。

 

       在戴老板休息的那几天,莫老师也曾找我问过她为什么没开店。

       我想了很久,才说:“不知道。”

       看着莫老师想揍人的样子我乖乖的呈上了手机。“您看,这两天无论是微信短信还是电话,戴老板都没找过我啊!”

       莫老师好像没仔细听我说什么,只是念着屏幕上的那串号码念了好久。

 

       没过两天,我就收到了按时上班的消息。秉着关心老板的原则,我每天都拎着同一个保温饭盒给戴老板加餐。

      “又是你那个迷妹给你的?”戴老板表情终于活跃了那么一丢丢。但是,能不能不要每次都是损我的时候啊喂!这样你很开心么!你的心不会痛么!

      “对啊!”对个屁啊!这明明是莫老师的饭盒!要不是那天让她看我手机的时候被她发现了端倪......好吧,我承认是我发给戴老板鼓励她的短信。比如什么“老板要养好身子啊!”或者“老板和莫老师其中一定有误会!我相信老板不会是薄情的人。”之类的。然后我就被要挟,然后将那晚的事叙述一遍。再然后就被当成送外卖的小哥,天天把这饭盒送往咖啡店报道。

       什么叫天有不测风云。你说你一咖啡店老板好好在咖啡店待着呗,你为啥又来给我送东西......哦,我的吉他QAQ。

       于是来学校给我送吉他的戴老板成功的看见莫老师将保温饭盒交给我。不是,老板,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这样的。

       在保温饭盒被退回来第三次,我的外卖小哥的职业告一段落。当然我也没少受老板的白眼。不过,我亲爱的莫老师,你这每天准时准点的跑这买咖啡,您真的不怕的引起什么心律不齐,高血压吧啦吧啦之类的病情么?

       在莫老师报道的大约七天后,戴老板终于......不给她咖啡了。

      “咖啡喝太多不好。而且......我的咖啡难喝。”

      “戴萌。”莫老师叫住了她。

      “还有事么?”戴老板那天真无害的眼神真想让我给她后脑勺来一巴掌。大哥,朵子姐,你们快来,我怕我救不了我的蠢老板QAQ!

      “戴萌,当年你为什么要跟我分手?”

      “这个答案,重要么?”

       莫老师坐不住了,站到了戴老板面前,眼神十分坚定。“重要!”

       对!没错,莫老师加油,很快救兵就来了!我站在楼梯口时不时往门口望,终于晃悠而来的两个身影让我舒了口气。

      “我想知道,我想知道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没错。”大哥陆婷携妻冯薪朵......呸,大哥和朵子姐从楼梯上来,站到他俩身后。

      “莫莫说的对,当年的事的确该说个清楚。”

 

       事情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长,但也在意料之中。不过是莫老师的母亲对戴老板说了句:“如果你爱莫寒,一定不愿意看见她没了母亲。”啊,果然,还是这种戏码。我不禁摇摇头,为什么父母逼迫孩子总要拿自己的性命呢?如果真的成了真,那么对孩子造成的阴影是否真的如了他们的愿?我不是他们,所以无法理解。

       至于车祸的后遗症......跟车祸也算搭点边,就是戴老板车祸才养好身子,又因为作息不顺,把胃口弄坏了。所以现在她的胃,刁钻的很。

      “本来想着,这辈子也见不到你了,谁能想到因为她又见到了你。”戴老板指了指我。

       哇,你们不要都看着我啊,我很方,虽然我立了功......

 

       莫老师听完,抬头用红了的眼睛死死盯着戴老板,突然给了她一耳光。然后又扑进她怀里,哭的很大声。

      “戴萌,你混蛋!”

      “好好好,我混蛋。”

      “大混蛋!”

      “嗯嗯嗯,大混蛋。所以,小兔子能不哭了么,眼睛会肿的。”

      “不要!都怪你!”

      “好好好,怪我怪我。”

 

        噫,场面十分的油腻。我们三个看不下去,尤其是我这个单身狗......龙。临下楼的时候隐隐约约听见莫老师问戴老板:

      “手机号怎么没换?”

      “怕小兔子找不到我会哭鼻子。”

 

       啧啧,大哥,商量件事儿呗。

       干啥?

       把你家娜娜许给我呗?

       没门!

       为什么最苦的是我啊QAQ!

       徐子轩丢在桌上的手机突然亮了,是一条微信消息:作战结束,该群解散。

       群主:冯薪朵。

————————————————————————

这篇文一部分写自于去年,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就断了。今天清理的时候突然翻了出来,索性就将它写完吧。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定义这篇文章,大概有好有坏。文中“络络”对父母为什么总是拿一些孩子不能承担的东西去逼迫孩子做这做那?的回答正是我想说的,我不是你,所以我无法感同身受。换位思考,有时候是否又真的管用?

如果对文章有问题有建议,老规矩,评论见!(溜了溜了......

评论(10)

热度(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