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干部

一言难尽,身不由己。

大概是一个心理医生和设计师的爱情故事?

       万丽娜和冯薪朵是同校同系同级同寝的损友。俩人毕了业就和朋友合伙开了家工作室,这两年也算小有所成。不过最近身为工作室里的高层管理,冯薪朵已经两天没有来上班了。万丽娜给她打电话也不接;发微信也不回;去她家找她,放在花盆底下的钥匙也没了。

       于是乎,快一年没爆炸的小炸弹......炸了。一手拎着个公文包,一手插着腰站在冯薪朵家门口高声喊:“冯薪朵,你活着就给老娘吱个声让我知道你还活着,死了也给老娘吱个声,我好给你收尸。天天躲你那屋里算怎么一回事!”

 

       然后......万丽娜收到了冯薪朵寄来的快递。

 

       万丽娜站在会议室里,桌上摊着的好几张色调不一的设计图稿,还有几个版本关于最近工作室手上案子的设计方案

      “我靠!这么勤快么?冯薪朵这是见鬼了么!”万丽娜手上一使劲,一支国产的2B铅笔就此夭折。(好惨

 

       问:一个年过半百的人整天把自己锁门里面,怎么办?

 

       年轻的万丽娜在某平台上问了这么一个问题。很快就得到了广大网友的热切回答:

 

       1. 疯了疯了没救了。

       2.“这样该去看心理医生吧?

       3.大概是寂寞了,找个伴吧。

       ......

       经过这么多的亲切建议,万丽娜下定决心给冯薪朵找一个室友。没多久,一则找室友的启示就登上了网。

       “本人相貌端正,有车有房?”林思意一边吃着金拱门的汉堡,一边吐槽:“娜娜,你这哪是什么找室友,分明就是相亲啊!”

       “哎呀你别管了,能找到就行。”万丽娜摆摆手,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

 

       没想到还真......没有。
       为此,万丽娜正沮丧的趴在桌子上画圈圈。

       赵粤拿着车钥匙路过,对万丽娜说:“娜姐,我去接个熟人。”

       走了两步又退了回来:“对了,你们谁知道哪有房子出租?我朋友刚从国外回来,还没地方住。”

       万丽娜眼睛一亮,冲到赵粤面前“你朋友是学心理学的么?”

       赵粤“睁”开了眼睛“哇,娜姐,你怎么知道的!”

      “太好了!”连请心理医生的钱都省了!万丽娜二话不说就拉着赵粤风风火火的就离开了

 

      “大哥,这就是冯薪朵家了。你们好好相处啊。”万丽娜和赵粤像绑架似的把刚刚从国外回来的陆婷连带着行李运到了冯薪朵家门口。为了防止她离开,俩人把钱包和手机塞进了行李箱然后......改了密码。

       临走时候赵粤拍了拍陆婷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大哥,能否拯救朵子姐就靠你了,你是我们的期望!”

 

       我靠什么鬼啊!我只是想找个地方住而已,要不要这样啊!我是心理医生,不是救死扶伤的医生啊喂!!!

 

       陆婷万般无奈,认命的叹了口气,上前敲响了门。

      “一共多少钱......”一个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人站在门口。陆婷只能看见她露出来的盯着自己的两只眼睛瞪得跟铜铃一样。

      “那个你们谁订的外卖啊?”外卖小哥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深情对望”的两人。

 

 

      “所以说,你是因为得了水痘才不出门的?”陆婷很给面子的没有笑太大声。

      “是啊。朵朵怕传染给他们嘛。”冯薪朵耷拉着两只“狗爪”很委屈的看着陆婷。

      “你工作室那群人还以为你得了抑郁症,哈哈哈......”

      “朵朵委屈......”

      “好了好了。”陆婷深呼吸了几口气,平复自己想要嘲笑的心。“这几天我来照顾你吧。我小时候得过水痘,所以不会传染的。”

      “诶?真的么?”冯薪朵的眼睛瞬间亮了。

      “难不成还是假的么?”陆婷哭笑不得的看着呆傻的冯薪朵,很难相信这就是赵粤跟她说的智商140的天才。

 

       于是,陆医生和冯设计师的同居生活正式开始了。

 

      “那个,你看一眼手机,赵粤他们把我密码改了,我家当全在里面呢。”陆婷手足无措的看着行李箱。

      “诶???”

 

 

 

 

      “冯薪朵,起来吃饭了!”

      “不,朵朵还要再睡一会儿。”

      “......”

 

      “冯薪朵,你吃药了没!”

      “......朵朵忘了”

      “......”

 

      “冯薪朵,你给我少吃辣的!”

      “偏不.......”

      “......”

 

      “冯薪朵,快去洗澡,完了好上药!”

      “陆医生要帮朵朵么?”

      “......”

 

      “冯薪朵,把手放下,反正你也没那二两肉。”

      “陆医生也没有。”

      “......”

 

      “冯薪朵,你要是再用你那狗爪子挠,我就给你绑起来!”

      “呜呜,陆医生超凶,朵朵委屈......”

      “......”

 

       我上辈子是造了多大的孽,这辈子遇见你这么个祖宗。陆婷觉得自己的白头发都多了几根。

 

       经过陆医生的精心调理,半月后,冯设计师顺利“出关”。作为报答,冯设计师亲自选了一家高档餐厅请陆医生吃了一顿大餐。

 

      “不能喝酒就不要喝,到最后醉了不还是我照顾你。”陆婷一边吐槽一边将冯薪朵抱回房间。

 

      【(大哥......你是不是酒驾了?(老实人,打洗你(作者......卒】

 

 

       醉酒后的冯薪朵没了平日里的天马行空,安静的很。红红的脸颊和时不时嘟起来的嘴显得十分可爱。

      “唉,你啊。”陆婷叹了口气,抬手轻轻掐了下冯薪朵的脸蛋儿。正要离开房间,冯薪朵突然嘟囔着什么。陆婷没听清,只好俯下身子凑近了去听。

 

      “陆婷...我喜欢你......真的喜欢你,不是假的。”冯薪朵嘟囔着。

 

       陆婷认真的看着尚未清醒的冯薪朵,盯了好长时间。然后笑着在冯薪朵的额头印上一吻。

 

       小笨蛋。

 

 

 

       冯设计师最近觉得陆医生很奇怪。各种各样嘘寒问暖不说,还每天给自己送午饭,每天下班的时候还会准时看见陆医生靠在车边等着自己。哦,车还是自己的。

 

      “赵粤,你说陆婷这是怎么了?”冯薪朵吃着陆婷刚刚送来的午饭,一边发呆,丝毫没注意到赵粤啃着汉堡,一脸怨念的盯着冯薪朵饭盒里的菜。

      “还能怎么?大哥她在追你啊。”李艺彤一边说,一边拿着盒子去往每一个工作人员身边。

      “对啊,我们都看出来了。”林思意接过李艺彤发的东西,一副墨镜。

      “你不会不知道吧?都半个月了快。”万丽娜已经戴起来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冯薪朵一直心不在焉的戳着自己碗里的米饭,时不时偷瞄陆婷几眼。

      “怎么了?身体不舒服?”陆婷放下筷子走到冯薪朵面前,伸手在她额头上试了试温度,又试了试自己的。

      “没发烧啊?”陆婷担心的看着冯薪朵。

       纠结了半天的冯薪朵终于抬起头,认真的看着陆婷。

     “陆婷...你...是不是在追我啊?”冯薪朵张大了眼睛,不敢眨眼,生怕是自己会错了意,这样可就尴尬了。

       陆婷勾了勾嘴角,一手撑在冯薪朵的椅背上,一手捏了捏冯薪朵的脸。

      “你还真是小笨蛋啊,才反应过来么。”

      “那么是真的咯?”冯薪朵眼中的欣喜快要溢出来了。

      “冯薪朵,我这个人对生活没那么多追求。之前也没怎么想过,不过现在我想了。我想和你在一起。我想早上睁开眼看见的第一个人是你;睡前想说晚安的也是你;我们还可以养一只猫;你工作累了我们就去旅游;我们还可以挂一张地图,去过哪里想去哪里都可以在上面标注。冯薪朵,我想我今后的人生都有你陪着,好么?”

        陆婷的眼神格外的认真,炽热。冯薪朵盯着这双眼睛看了好久,好久。忽然,冯薪朵笑了。冯薪朵笑着将手臂环在陆婷颈后,微微仰头吻了吻陆婷扬起的嘴角。

      “好。”





至于万丽娜为什么不知道冯薪朵得了水痘......

冯薪朵得水痘的那天晚上:

“娜姐,我得了水痘,近期都不去上班了。”

“嗯?”万丽娜闭着眼睛,只是凭着身体本能回应着。

“嗯。”

然后......冯设计师就挂了电话,娜姐她......睡着了。

评论(16)

热度(105)